撞斷別人鎖骨之後...

於 2020/05/26 發布

PAMO長期在車禍領域提供服務,不論在鄉村還是都市,車禍案件總是多如牛毛。在「他的車禍故事」專欄中,PAMO會分享網友的車禍經驗,以及PAMO的分析與法律建議

希望您能從別人的故事中,學到更多的法律知識!

以下的故事經過PAMO重新編輯與排版,所涉及的個人資料皆已經過處理。

正文:

前天,我以時速40公里的速度(小編猜測應該是限速+40)騎在台北市。在筆直的路上,我從遠處,就看到路口的燈號從綠燈轉成黃燈。

當時路口的綠燈剛變成黃燈,通常都還有幾秒的時間可以通過,而且縱使我的方向變成紅燈,其他方向也大概還要1~2秒才會變成綠燈。

所以…

我加速並瞄準了還沒有任何摩托車停下來的位置,希望可以直接穿越十字路口。

沒想到,我前面騎著狗狗肉的阿伯,在我加速到就要衝過停止線時,居然緊急煞車,害我因為來不及煞車而撞上這阿伯…

我整個人從車上飛到十字路口,但因為有穿車衣,所以只有擦傷,重機的維修費還沒有估出來。

阿伯就比較慘,狗狗肉應該是修不好了,而且人當時躺在路上無法移動,所以叫了救護車,目前人還在醫院,聽說因為鎖骨斷掉,所以需要手術…。

請問,我後續會遇到什麼法律流程?

小編註:原先網友來信是詢問對方開出的賠償金額是否合理。

車禍後的法律流程,一直都是大家關心的事項,尤其是在「有人受傷」的時候,因為賠償金額很難談妥,所以法律流程通通都會遇到!

調解

首先,雙方與各自的家人(小編觀察)一定會試著調解一下,意思意思討論一下賠償金額,通常都是好幾百萬對幾萬,所以常常談不攏。

然後,縱使有保險,也會因為和解金談不攏(是說鎖骨骨折也不會只要醫療費),遭對方提起「過失傷害」的刑事告訴。

接著,會持續不斷地相約見面,討論和解或處理方式。此時已經不再限於調解委員會了,相約咖啡廳都有可能,但更多時候是在醫院…因為還有人躺在病床上等康復。

刑事訴訟

再來就是雙方在調解與如預期失敗的輪迴中,迎接檢察官的傳票。

檢察官會將本次車禍送鑑定,並在取得鑑定結果確定被告有責任後起訴。

一但起訴,對方就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。

民事訴訟

然後,雙方就會在刑事責任與民事賠償的程序中,慢慢的找到共識。

至於每個流程應該採用什麼樣的法律策略,就讓我們之後為網友們做整理!

歡迎分享您的車禍故事,PAMO將會提供您一次車禍諮詢服務:https://pse.is/SG67E

其他文章

查看更多文章

對方想和解,好還是不好?

在路上發生車禍時,如果能夠跟快速跟對方和解,晚上回家才能好好睡上一覺。那麼,在談和解的時候,有沒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重點呢?今天讓PAMO法律團隊來告訴你這些常見車禍問題的小秘密。

路上那個洞,到底算誰的?

拖吊控壞我的車、罰單車號寫錯結果寄給我、馬路坑坑疤疤、路燈不會亮……當政府機關出包的時候,在成我們的財產損失,甚至是發生車禍的話,身為小老百姓的我們,是否有辦法向政府求償呢?國家賠償一定會成功嗎?今天讓PAMO法律團隊來告訴你這些常見車禍問題的小秘密。

路口沒紅綠燈,停還是不停?

狹小的巷弄看似平靜,但車禍往往就發生在那車道交會處,當整個路口都沒有紅綠燈或是閃紅/黃燈時,到底誰可以優先路口呢?發生車禍的話,又應該由誰負責呢?今天讓PAMO法律團隊來告訴你這些常見車禍問題的小秘密。